《時間問題》專題系列

「中國是否會攻打台灣」還有待爭議。不過,台灣是否應該讓中國的領導人明白,發動戰爭的代價會大過利益,則是不辯自明。但台灣應該採取什麼戰略,建立確實可信的嚇阻態勢?

本篇《時間問題》(A Question of Time) 之專題系列出自喬治梅森大學出版的英文專論:A Question of Time: Enhancing Taiwan’s Conventional Deterrence Posture(原文連結)。

此專題系列包括作者專訪對談以及各個章節的完整譯文。

台灣為什麽應該為戰爭做好準備?什麼樣的防禦措施將最可能避免衝突的發生?「嚇阻」的基本邏輯是什麼?麥克.韓澤克跟我們討論他對台灣的國防建議;以及在動盪、危機時期,辯論這些議題的重要性。
「中國是否會攻打台灣」仍不可知。不過,台灣確實應該讓中國的領導人明白,發動戰爭的代價會大過利益。台灣應該採取什麼戰略,如何實質調整目前的國防規劃,建立確實可信的嚇阻態勢?本專題系列出自喬治梅森大學出版的英文專論: A Question of Time: Enhancing Taiwan’s Conventional Deterrence Posture。
用幾乎任何方式評量,臺灣應該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這個位於東亞中心的繁榮民主政體,擁有蓬勃的全球經濟力、受過良好教育的百姓以及高水準的生活。但是,臺灣的未來卻根本稱不上安全無虞。在國際上,它常是局外人--有實際主權卻無正式名義。中國認為它是叛離的一省,且有計畫地在外交及經濟上孤立它。更糟的是,不到160公里遠的中國從未放棄使用武力來解決對峙。事實上,中國正加大投資在其陸、海、空、太空、與長程攻擊能力。臺灣一點也不算得上安全或安定,2,350萬人口大約與澳洲相當,長期生活在潛在暴力陰影下。
試著定義潛在敵人的意圖是最重要、也是最困難的工作。敵人意圖相當重要,因為它是這個嚇阻方程式的核心。如果潛在敵人沒有意圖要改變現況,無論是透過獲得新領土,或是挑戰國際基本秩序,那就沒必要投資國防支出。因為,這麼做不只會造成國家資源分配不均,例如社會福利預算短缺,政治領袖與國防計畫人員還可能會誤以為沒有被侵略表示自身的嚇阻成功。畢竟,嚇阻戰略只有在敵人擔心其對手的決策所造成的代價、因而決定不採取特定行動時,才算有效。
我們比較了中國壓制臺灣防禦的能力、隔絕臺灣貿易和增兵的能力,以及跨臺灣海峽的入侵能力。我們同樣探討臺灣防範如此入侵行動的能力。我們發現,中國仍然缺乏發動大規模兩棲攻擊的關鍵能力。但是,這樣的結論不應成為臺灣領導人和國防規畫者安心的理由。中國應該知道這些差距。如果它希望保留透過武力解決「臺灣問題」的選項,它可能很快地會縮短這些差距。
我們建議臺灣國防部重新斟酌其部隊現代化計畫。應該考慮保持足夠的傳統能力來「抵制」灰色地帶的侵略。若減少或取消建置新傳統武器系統,臺灣可以釋放更多資源,投資於各種真正非傳統、反入侵武器和能力。
為了發展更有效的傳統嚇阻態勢,臺灣必須毫無保留地檢討自己對中國的假設。 例如,在我們的訪談中經常出現三個假設, 每個假設都有問題。 第一個假設是中國不需要被嚇阻。 根據這種推論,中國領導人不願對臺灣動武,他們更感興趣的是經濟發展與獲取權力。但問題在於,中國的算計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所以臺灣不能理所當然地認為中國只會繼續聚焦國內。臺灣現在就必須做好能充分嚇阻中國的準備。
針對嚇阻戰略、軍力態勢、國防採購的辯論至關重要,但臺灣領導人必須思考兩個更根本的問題:一、假設臺灣的領土受到侵犯、政治主權面臨存亡危機,他們是否應該要求人民挺身作戰?二、假設臺灣領導人提此要求,臺灣人民又是否會聽從號召,挺身作戰、誓死捍衛臺灣的領土完整與政治主權?
我們的主張既簡單又顛覆以往。簡單是指我們認為臺灣應該採用彈性的縱深拒止態勢,而非固定形式的決戰計畫,且應該讓社會作好不對稱作戰的準備,向大眾說明不只是要對抗更強大的敵人,而且要運用相對低科技的武器系統與游擊戰法,讓中國侵略與佔領的成本高到令之卻步。我們提出的戰略也顛覆以往,這項戰略提議意味著,臺灣如果不放棄也應該重新思考是否還要側重先進武器系統,而且要讓社會大眾準備好打一場叛亂戰、並針對沒有美國前來救援的戰爭進行整備。這些改變可能需要臺灣挑戰甚至顛覆長久以來的戰略思考模式,但我們相信,如果臺灣希望永久維持事實上的獨立,這些改變是必要的。
Should Taiwan prepare for war? How does deterrence work? What makes for a credible defense?Michael A. Hunzeker is an assistant professor at George Mason University’s Schar School of Policy and Government and the associate director of the 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 Studies. He graduated from UC Berkeley and holds a PhD, MPA, and MA f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