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至19歲的青年,是社會上普遍認定的「甫成年人」,他們承擔著國家的未來、被稱為「台灣的希望」,卻無從用選票參與政治。年輕世代對各項議題的期待、需求與權益,往往較少受到主流政黨和政治人物的關注及重視。


賦予18歲投票權,不只是反思「權利與義務」關係的公平正義問題,更是我們架構社會整體想像的聲明:加入年輕人的政治參與,對台灣未來是無比重要的一件事。


2005年起,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便開始倡議「18歲公民權」。儘管朝野政黨長期以來普遍表達對此議題的關切與共識,但落實下修「18歲公民權」這件事,卻始終沒有實現。如今,第十屆立法院各黨團已主動分別提修憲案;總統也在2020年5月20日的就職演說中表示,支持成立修憲委員會、並優先推動十八歲公民權。我們的目標,是在2022年底的地方選舉,一併辦理修憲的「公民複決」。

立法委員意見調查

在這個關鍵時刻,我們針對113位立法委員的修憲立場展開調查,以問卷方式蒐集立委對以下三個問題的立場:

截至2020年5月19日止,我們共回收84份問卷

回收的問卷中,委員們全數支持「18歲公民權」;然而,對於修憲方式及時程等技術問題,許多委員表達不同意見,表示在修憲案推動進程上,仍有許多尚待凝聚共識的空間。我們將持續追蹤。

支持

以下委員對本方案三項問題皆表達支持。依問卷回覆時間排序。

保留

以下委員針對本方案部分問題未表態/不支持、或未回覆問卷。

*基於議事中立原則,游錫堃院長與蔡其昌副院長並未參與問卷填答。

問答集

Q:什麼是公民權?

公民權指現代國家依法規定公民應享有的權利與應盡的義務;其中又包含「公民政治權」,即公民依法享有參與國家政治的權利,如:選舉權及被選舉權、參與公共治理的權利、知情權等。

Q:為什麼要推動18歲公民權?

權利與義務不對等

在台灣,年滿16歲就可以合法工作並報稅;年滿18歲就必須負完全的刑事責任、服兵役,甚至可參與公務員與司法官考試,然而,年滿18歲的國民,卻未被視為「公民」,要到20歲才擁有投票權,這是權利與義務不對等。


選民結構向高齡傾斜

根據內政部統計,2020年第一季台灣已進入人口負成長,緊接而來是邁入「超高齡社會」(超老年,高齡人口比例超過20%),隨著選民結構向中老年族群傾斜,可能影響政策走向,許多國家意識到這樣世代失衡的問題,近年紛紛下修投票年齡。


亞洲最後的20歲投票權民主國家

以台灣鄰近的民主國家為例,南韓今年初頒布《公職選舉法》修正案,將由總統,國會議員選舉投票年齡從19歲下修到18歲,四月的國會大選,是18歲青年首度行使投票權;日本在2014及2015年分別修法將投票年齡從20歲降為18歲,馬來西亞也在2019年下修投票年齡,從21歲降為18歲。其實,攸關國家永續發展的社會保險與年金制度,核四存廢等重大政策,以及至關年輕族群的高等教育、學費、學貸、基本工資等議題,都直接影響台灣的下一代,18與19歲的年輕人卻無法在各級選舉中,以選票向候選人施加影響力、表達意見。

賦予18歲投票權,不只是反思上述考量,更是我們架構社會整體想像的聲明:加入年輕人的政治參與,對台灣未來是無比重要的一件事。

Q:18歲夠成熟了嗎?

成熟是一個動態過程,因此很難定義在哪個階段、哪個年齡,一個人已經夠成熟了。試著反問一句:目前依法選舉權就是訂在20歲,那又是依什麼證據去說明20歲已經夠成熟了呢?


所以,問題不在什麼年紀已經夠成熟了,而是社會有沒有提供足夠的資訊、開放的討論空間,讓年輕人依據他獲取的訊息、他參與的論辯,去思考並行使他的公民權。

Q:修憲程序是什麼?
Q:為什麼要要求獨立處理,優先推動?

獨立處理、優先推動,就是個別審議、不受其他議題牽制(不「綁」其他修憲案)。若其他提案也獲得共識、並通過院會表決,將不影響數個修憲案同時交付人民複決。


基於過去立法院推動修憲的觀察,當同時討論其他修憲議題,經常因為各黨團為充分表達意見,持續論辯,造成修憲委員會的進度緩慢,甚至因「屆期不連續」原則而廢案。


本屆各黨團皆已表態支持18歲公民權修憲,若願意就單一提案個別審議,針對具有高度共識的提案獨立處理、優先通過,能確保本案不受其他尚需討論的提案拖累、延宕。同時,也展現朝野合作的風範,在本屆落實18歲公民權修憲的歷史里程碑。

Q:修憲耗費社會成本,應該併同其他議題一起討論?

立法院曾在第四、第八、第九屆提出與「18歲公民權」相關的修憲案,最終都未竟全功。2015年時,雖爲朝野最具共識的修憲議題,仍因有部分委員堅持與其他議題併案處理,最後仍協商破局,功虧一簣。一般民眾也對立法院包裹審查與表決的慣例,有所不解。


若有其他提案與「18歲公民權」一樣,獲得高度朝野共識,理當一併走修憲程序,但應個別審議、分別成案,以避免仍有歧見或尚未通盤審議之修憲提案彼此牽制、導致社會只能看到「全有」或「全無」的結果。

Q:為什麼複決要綁2022年底的地方選舉?

修憲複決須通過965萬同意票(½選舉人總額)的高門檻,唯有與大選同時舉辦,才能確保高投票率(2018年地方選舉投票率約65%,預估投票人數中要超過77%投同意,才能跨越複決門檻)。


下一次大選是2022年底的地方選舉。若要一同辦理修憲複決,修憲案的院會三讀需要在當年五月之前完成。從今起算,仍約有兩年的時間,可組成修憲委員會、完備朝野協商等程序。時程上應屬充裕。


另外,修憲複決不受公投法約束,所以與大選同時進行,適法性上應無疑慮。

讀取中